【我不是潘金莲】用声音构筑的第二世界

《我不是潘金莲》讲述了李雪莲因一桩离婚案开始告状,从县法院一路告到北京,各级官员层层不管、层层推诿,“一粒芝麻变成了一颗西瓜”,小小的婚姻纠纷升级成了惊动首长的大事。一个现实主义题材的故事中充满了荒诞的黑色幽默。

 

现实主义与黑色幽默结合,如何在真实的框架中,呈现情节与人物的荒诞感,又如何在荒诞的戏剧性中,保持故事本身的现实性、真实性、客观性,影片的视听语言就变得十分重要。当人物、对白、画面结构、拍摄手法都用功于戏剧性的呈现时,画面的色彩与声音就更多地回归于真实。上一篇我们已经聊过了调色,这一次我们来说一说影片的声音制作。《我不是潘金莲》的声音制作在录音指导吴江和天工异彩后期声音团队的配合下共同创作完成。

 

真实感无法单从某一方面来描述,对白、环境、动效、音乐,还有空间,只有当一切组合、搭配恰到好处时,真实感才能被建构。这并非意味着画面中出现的东西,都要如实发出声响,甚至恰恰相反。这部影片声音制作的一个挑战,就是把握真实感与表现力之间的平衡。画幅、剧情、台词都已经在张力上做足功夫,那么声音的处理便更多去做收力,去克制、去取舍、去平衡,把观者从戏剧性、荒诞性的一端拉回到客观与现实的一端。在收张之间,塑造故事本身的内在力量。

 

由于影片的景别基本都是与人物保持一定距离的客观视角,为了塑造一种整体的客观感受,在后期制作过程中,声音团队对声音进行了大量处理,让声音将观众带入画面、故事的同时,却创造一种距离感,使观众保持在第三者的视角去看故事的发展。

 

人们说到全景声,通常联想到惊悚恐怖片或者动作片。但当《我不是潘金莲》的圆形画幅遇上杜比全景声,却产生了更为强烈的化学反应。影片画幅的缩小,局限着一些信息。而通过环绕于杜比全景声影厅四面八方的扬声器,音量各异的不同声音组合搭配在一起形成了一种空间感,让观影者能够明显感觉到声音的远近、大小、方位。回想当你坐在影厅里,目光关注着或圆或方的一小块画面,听到远处的女人正在做饭,生菜入热油,锅铲碰触着铁锅,不断翻炒;你的左手边有人经过,打打闹闹的样子,似乎是三五成群的伙伴;头顶的雨下得很大,好像落在肩上、打在耳边;身后还有巴士按着喇叭进站,停靠后又越开越远;那边有个女人牵着小孩经过,路边有男人在谈话,小孩却不知因为什么大哭了起来。或许你会下意识的扭头看,到底是哪里的小孩在哭?这时才发现,一切都是影片的一部分——也在这时,声音将画面的空间延伸出去,你发现了画面之外的第二世界,而一切声响又恰如其分。

 

这就是声音所构筑的沉浸式体验。很多声音元素被安排在顶部及后环声道,以增强声音的包围感,这些声音很难被观众察觉,好似有一些什么却又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感受到它的存在而又好像“听”不见它。这就是电影声音的工作,通过塑造一种难以言说却沉浸其中的感受,打通观众与画面、故事、人物之间的内在连接。




Our new state of the art, integrated production pipeline is mirrored in our Beijing and Los Angeles based studio. Our software tools and pipeline enable a fluid exchange of data and resources for our artists, producers and ultimately our cli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