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潘金莲】一次数字技术的艺术实验

从胶片电影到数字电影,电影人对于技术与艺术的探索从未停止。 


《我不是潘金莲》使用最新的数字技术,创造了令所有人耳目一新的美学形式和视听语言创新的电影,天工异彩有幸参与了《我不是潘金莲》的后期全流程制作,经历了这一次因为技术带来的全新制作体验。 

 

 

 

l 圆形画幅,变化的不仅是画幅

 

《我不是潘金莲》中,最被熟知的创新点就是圆形画幅的使用,而正如摄影师罗攀所说“那不是画幅变化,而是一系列变化,需要一整套的视觉逻辑和语言”。使用圆形画幅这种大胆的尝试,使得从前期到后期的制作方式都发生了一系列的变化。

 

在开拍前,天工的DIT(数字影像技术)部门就针对圆画幅进行了一系列测试,采用了目前最先进的现场信号传输、回放设备Qtake,使摄影师、导演在前期拍摄的时候可以在画面挂载圆形遮罩,并且能灵活地调整透明度,让导演在现场能够更准确地调度,也使摄影师更直观地对画面进行构图、调整;同时,摄影机仍然能够完整地记录下传统的方形画面数据,保留剪辑等后期人员能够对画面进行二次构图的可能性。

 

由于很多制作电影的软硬件没有支持圆形画幅的先例,我们也在各个环节针对特殊画幅做了一系列的调整。比如天工的研发团队为Nuke等视效软件制作了生成圆形画幅的插件,调光部门也多次与Baselight厂商沟通,最终在软件底层新加入了生成圆形的功能,这些都很大程度上提高了制作效率。 


 

 

l 古韵山水,东方美学展示现实画卷

 

当《潘金莲》电影一开场,观众就能体会这部电影与众不同的体验——不仅仅是圆形遮幅带来的新奇形式感——而更是强烈的东方的,中国古典式的美感。

 

影片在画面上呈现出油画和山水画的质感,拍摄时几乎全部采用中焦镜头,局限视野,将前后景压缩,让画面有了更多的层次而非壮阔,摄影师追求一种“绘画式”的画面美感。为了使画面呈现绘画感,调光环节拉大了画面的动态范围,但在高光暗部都保留的充沛的细节,影调有丰富细腻的过渡,调整了每个可能在画面中“跃”出来的物体的颜色,使画面中每个元素都和谐地融于整体,每一帧画面都成为精致雕琢的“中国风情画” 。

 


 

l 黑色幽默,平衡现实与荒诞

 

影片讲述了李雪莲因一桩离婚案开始告状,县法院一路告到北京的政治讽刺故事,各级官员层层不管、层层推诿,“一粒芝麻变成了一颗西瓜”,小小的婚姻纠纷升级成了惊动首长的大事,一个现实主义题材的故事中充满了荒诞的黑色幽默。

 

影片现实主义与黑色幽默的结合,使得影片从前期到后期,都要力求还原真实感,又要在真实的框架中,突出荒诞情节的表现力,这一点在声音环节尤其明显。天工异彩完成了影片的声音后期制作。营造真实感是这次声音工作的基础,真实感能够将观众带入这个故事,在真实的基础上,去把握影片的表现力,最终真实感和表现力达到一种合适的平衡。

 

选用特殊画幅,使得画面传递的信息受到限制,这也与观众惯常的观影习惯不同,同时拍摄的视角没有使用特写和大全景,而都是选用了保持距离的中景。相应的,声音也要帮助画面建立起特殊画幅之于观众的合理性,令观众更容易接受,又要随着拍摄视角,把声音构建出一种距离感,保持整个电影的客观性。

 

 

 

看似简单的画幅变化,带来的是从前期拍摄到后期制作的一系列变化,现实主义的真实质感与黑色幽默的讽刺故事,也给各个部门的创作带来了很大的挑战。 

 

《我不是潘金莲》中,导演选用先进的数字技术进行了一次独特的艺术实验,与所有的创作人员一同打造出一部既充满中国古典美学韵味,又极具现实意义发人深省的作品。




Our new state of the art, integrated production pipeline is mirrored in our Beijing and Los Angeles based studio. Our software tools and pipeline enable a fluid exchange of data and resources for our artists, producers and ultimately our clients.